申报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嵩山概况 > 申报历史

嵩山当惊世界殊

发布时间:2008-05-12 20:56:26 点击:

2004年元月20日,时至中国传统的新春佳节弋群立接到了来自法国巴黎的邀请函,此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地学部主任伊德博士亲签的,邀请他去巴黎参加世界地质公园评审大会。接下来,他从朋友那里了解到,这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地学部除邀请中国国土资源部姜建军司长等几位领导外,中国候选的八家地质公园有河南嵩山、江西庐山和云南石林受到了邀请。毋庸置疑,这是登封市接到的最好的、最厚重的春节礼物,大家已隐隐地感觉到世界地质公园正在向嵩山走来。 

    在这之前,尽管部里提前已经将全国各个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的材料报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地学部?但为了万无一失,他们根据以往参加国内地质公园评审会的经验,还是做了准备,带了25份申报材料(给评审专家和记者的),除此之外还带了有关嵩山人文、历史以及嵩山地质公园内现有的标志牌、登山步道、缆车等一些基础设施方面的文字材料和图片,数量虽然不多,却装了满满的三大皮箱。 

    2004年2月11日,弋群立一行受登封市委书记张学军、市长陈松林等领导的委托,带着全市人民的厚望去法国巴黎参加世界地质公园评审大会。抵达巴黎,中国申报世界地质公园代表团的团长姜建军博士和其他成员已在办公大楼里等候他们了。 

    见到了姜建军和中国申报团的其他人员,弋群立才了解到,参加这次世界地质公园评审的地质公园总共有28家,其中欧洲17家,德国3家,亚洲8家全在中国。 

    当天下午,曾和在嵩山地质公园考察的伊德、博士结下了深厚友谊的弋群立,作为伊德博士邀请的对象,和中国代表团团长姜建军博士一起到伊德博士的办公室拜访了他。 

    伊德的办公室大约有30多平方米,墙壁的周围全都放满了书柜,伊德的办公桌放在屋子的一边,桌子上所放的书籍像一座座小山一样,而伊德博士坐在桌子前就像是被埋在了书堆里一样。看着弋群立惊诧的表情,姜建军笑了:这下{尔开眼界了吧,这就是名符其实的大学问家,他一天要在这座书堆里工作10个小时以上,有时会更长。 

    伊德博士用生硬的中国话向弋群立问好:您好!欢迎您来! 

    别后重逢,伊德上前和弋群立久久地拥抱在一起。 

    伊德博士诚恳地邀请他们吃饭。 

    姜建军说,您太忙,以后有时间吧。见面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大约进行了10分钟,他们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按照会议日程安排,会议的头一两天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地质公园评审委员会的专家们开会,因此,各国申报团可以在这两天做准备工作。 

    2月12日,联合甲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评审会将布置大会会场的任务交给了中国申报团。这样,大家在布置会场时,按照评审会20名专家所坐的位置,将他们带去的有关嵩山世界地质公园的资料每人一份,全都摆放在了评委的桌子土。 

    2月13日上午,来自世界各地参加世界地质公园评审会的国家聚集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会议室。 

    庄严肃穆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会议室富丽堂皇,国际一流的设施装备,充分显示了这个评审会的规格和档次。各国代表依次在呈弧形的会议桌前就座,整个会场鸦雀无声。会议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地学部秘书:拦持,地学部主任伊德博士发表了重要的讲话,参加中报世界地质公园的世界各国代表相继作了陈述。 

    中国的八家地质公园由申报世界地质公园代表团团长,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司长姜建军进行陈述,然后是这八家地质公园分别答疑。嵩山地质公园邀请中国地质大学张建平教授答疑。整个大会程序进行完毕,最后进入投票,参加评审的各国代表离开会场。每个人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会议厅外面的走廊上:等候结果。 

    走廊上除了各国地质公园的代表外,还站着许多参加申报的各国工作人员和香港凤凰卫视、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中国新华社以及很多外围记者。不用说,他们也在等待着这一个震惊世界的特大新闻。 

    巴黎时间下午4点20分,北京时间23时20分,随着会场里一阵掌声的响落,姜建军司长从会议厅里出来,满面春风地告诉中国申报团的成员们:通过了。 

    弋群立像没听清似的又问了一句:嵩山怎么样? 

    姜建军笑着回答:成功了,你可以向国内汇报了。 

    弋群立不敢相信似的,又问了一句:真的? 

    姜建军又朝他点头笑了笑。 

    弋群立激动了,虽说置身在这个欢乐的海洋中,眼前皆是一张张高兴的笑脸,耳边回荡着一阵阵热闹的喧哗声,但他的思维一下子变得简单起来,似乎已经超越了眼前真实的情景,脑子里只有一个鲜明的概念:嵩山一一世界:世界一一嵩山。 

    这时候,走廊上的人们全都往会议室里涌去。 

    弋群立不由自主地也随着人流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他看到里面的伊德博士正在向他微笑着招手致意,便跑过去和他站在一起,让摄影师给他们留下了这美好而具有历史意义的一瞬间。 

    接着,各国代表团的团员都挤上前去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地学部地专家评委们合影。 

    会场上顿时热闹起来,一些外国人欣喜若狂地跳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叫喊着;有的外国人紧紧地长时间地拥抱在一起,很多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大家纷纷给国内打电话,报告这一特大喜讯。 

    此时此刻,人声鼎沸,笑话喧哗,各种镁光灯交替闪烁着,祝贺声、鼓掌声、笑声、电话声、照像机的咔嚓声汇成了一部欢乐的交响曲,在法国巴黎的上空久久地回荡着。 

    站在人群中的弋群立激动地走过去和中国代表团的成员们一一握手,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弋群立走到会议室外面,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拿出手机,拨通了家乡的电话,向河南,向郑州,向登峰报告了这一胜利的喜讯。 

    站在弋群立旁边的云南石林的旅游局局长李正平,给国内打电话时,激动得说话声音都是颤抖:"成功了!成功了!你们按计划进行!" 

    "看你激动咧,"弋群立问他,"什么计划?" 

    李正平兴奋地说:"我来以前,已经安排好了,整个市组织了一台由几万人参加的大型焰火庆典晚会,只要我的消息一到,焰火晚会马上开始。说实话,现在我的心就和滚水一样沸腾着,太激动,太兴奋了。。。。。。 

    是啊,弋群立何尝不是如此呢?这种成功来得太不容易了。一年多来,他和他同事们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在从嵩山地质公园,到省国土资源厅,到国土资源部,上上下下地运转着,在北京至河南的路途中奔波着。在整个申报过程中,吃过多少苦,做过多少难,受过多少委屈,遭到过多少次失败,他都说不清了,几百个拼搏的日日夜夜,所有的酸甜苦辣刹那间全部涌上心来,百感交集,他的泪水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